配色方案
字体大小 A A A
投稿中心

湖北省神农架林区人民检察院

对“扒窃”中“随身携带”的解释

时间:2014-11-24 来源:神农架林区人民检察院 访问量:

案例:2013年10月某日上午,某长途客运站候车室的李某将一件秋装外套,搭在座位后背上,一男子趁李某身体前倾阅读报纸之机,偷走了李某放在秋装外套口袋里的一部手机。经鉴定,被盗手机价值为人民币299元。

难题:根据两高颁布实施的关于盗窃罪的司法解释,对于“扒窃”的定义是指“在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上盗窃他人随身携带的财物”。但是“随身携带”涵义的射程到底有多远仍是个难题?

分析:理论和实务界对于“随身携带”有三种解释。

一种扩大解释认为,扒窃所窃取的应该是他人随身携带的财物,即他人带在身上或者置于身边附近的财物。例如在火车上窃取他人置于货架上、床底下的财物;盗窃熟睡之人放置在身边一米远皮箱中的财物。但上述观点尚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。如果将“随身携带”判断为“身体附近”,而非和身体直接接触,那我们怎么科学的判定“身体附近”的物理距离,财物离身体的距离是1米、2米还是10米了?倘若说打篮球时放置在篮球架下书包中的财物属于“身体附近”,那当我中途去上厕所的时候,该财物还是否属于我的“身体附近”。

另一种“中间”解释认为,财物虽然未附着于主人的身体,但距离极近,可用身体随时直接触摸、检查时,属于随身携带的财物。例如上述案例中李某衣服口袋里的手机。但是如果行为人偷偷开走放置在被害人身体附近的汽车,按照该解释,应认定为扒窃,就显得荒谬。

第三种缩小解释认为:“随身携带”的财物仅限于他人身上的财物,不包括其他被害人实际控制,但脱离被害人身体接触的财物。

实务中,一般将这三种观点都认定为“随身携带”。但个人愚见,罪刑法要相适应,与入户盗窃、携带凶器盗窃相比,扒窃行为的危害明显要轻微得多,将扒窃不论金额或次数一律入刑,打击面过于宽泛。对于涉案金额小、情节轻微的扒窃行为,治安管理条例足已消化,刑法应保持谦抑性。另外,既然扒窃入刑的事实已无法改变,但如果对扒窃中“随身携带”财物的认定亦作扩大解释,就进一步扩大了打击面。在关于扒窃的司法解释细化之前,应该将扒窃中“随身携带”的财物作缩小解释,仅指放在身上的财物。

作者:胡杉

上一篇新闻:林区院多措并举保障案件信息公开工作有序开展
下一篇新闻: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预防调查报告

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
分享到腾讯微博
分享到微信